当前位置:首页 >> 业界动态

傅璇琮先生与中国古典文学普及工作 发布时间:2018-10-24 15:02:04   作者:黄道京  

http://epaper.gmw.cn/zhdsb/html/2018-10/17/nw.D110000zhdsb_20181017_2-15.htm?div=-1

傅璇琮


  作为中国古典文学研究的学术大家和古籍整理出版专门机构——中华书局曾经的总编辑,傅璇琮先生在古典文学研究和古籍整理出版领域的学术成就和权威地位是举世公认的。从这一点而言,傅先生对于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与弘扬贡献巨大。特别是他对中国古典文学的普及工作极为重视,毕生为之努力推进。

  笔者与傅璇琮先生相交三十年,并追随傅先生从事中国古典文学普及工作多年,对傅先生为此付出的心血和努力感知良多,故撰文略述大概,以表对傅璇琮先生的怀念之情。

  新中国成立后,国家极为重视古籍整理出版工作。1958年,国务院科学规划委员会成立了古籍整理出版规划小组,由时任文化部副部长齐燕铭任组长,负责全国的古籍整理出版规划工作。

  改革开放后的1981年,中共中央发出《关于整理我国古籍的指示》,并恢复古籍整理出版规划小组,由李一氓任组长。

  1992年,新一届国务院古籍整理出版规划小组由匡亚明任组长。时任中华书局总编辑的傅璇琮先生被任命为秘书长,协助匡老主持日常工作。

  当时古籍整理出版规划小组的一项重要工作,就是制订《中国古籍整理出版十年规划和“八五”计划》。[此前,古籍整理出版规划小组曾于1955年制订过《三至八年(1960~1967)整理和出版古籍的重点规划》(草案),于1982年制订了《古籍整理出版规划(1982~1990)]在匡亚明先生的主持下,傅璇琮先生将出版普及类读物列入了规划,并在《关于〈中国古籍整理出版十年规划和“八五”计划〉制订工作情况说明》中,论述了普及类读物在弘扬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中的重要作用。

  傅先生在“妥善处理古籍整理出版工作中的几个关系”一节中,提到了普及与提高的关系:“古籍整理出版规划工作中同样有一个普及与提高的关系问题。普及与提高二者必须同时进行,相互促进,不可偏废。而目前在不放松继续为专业人员提供有价值的、必要的古文献资料外,更应选择一些优秀的古籍或古籍中有代表性的章节加以注释,有的还要评译,使一般能读懂报纸的广大人民群众多数都能看懂,从而让他们真正了解和掌握中国传统思想文化的精华和特点,并在社会主义实践中加以运用。近几年来,随着人们物质生活和文化生活水平的提高,古籍已不再是专家学者的专利,古籍的普及工作已在逐步展开。继承和发扬古代优秀文化遗产,做好优秀文化遗产的普及工作,对宣传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对振奋民族精神、增强民族的凝聚力、提高全民族的文化素养,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普及是提高的基础,普及工作做好了,人们就会对古籍整理的质量提出更高的要求,为古籍事业的发展开辟广阔的前景。在普及的基础上提高,在提高的推动下普及,古籍整理出版工作才能稳步健康地发展。”

  傅先生在“古籍整理出版的发展方向和前景”中还指出,要“鼓励高质量普及读物的出版。为了让更多的人看懂古籍,要有今译。今译要讲究质量,要对子孙后代负责。今译仅是普及工作的一种形式,要作好普及工作还应有其他的形式和途径。比如有深入浅出的前言,卷、篇之中附有讲评等等,但要真正作好古籍的普及工作,还有待于专业工作者在实践中摸索和总结”。

  傅先生还在“十年规划要点”中格外说明:“在今后十年内,应合理安排出版一批精选、精注、精译、精编的高学术质量的古籍普及读物和大、中、小学课外古籍读物,从而满足多方面、多层次读者的需求。”

  所以,在这项《中国古籍整理出版十年规划和“八五”计划》中,就收入了三套古典文学普及读物为重点书目,即人民文学出版社的《中国古典文学读本丛书》(七种)、上海古籍出版社的《中国古典文学作品选读》(二十种)、陕西人民教育出版社的《中国古典文学少年启蒙丛书》(三十种)。

  可以说,傅璇琮先生在主持全国古籍整理出版规划小组日常工作期间,在重点推进古籍整理出版及研究工作的同时,也格外关注传统文化尤其是古典文学的普及工作,并为此作出了积极努力和卓越贡献。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傅璇琮先生联合一批古典文学研究专家,在北京成立中国古典文学普及研究会,专门从事中国古典文学和优秀传统文化的普及工作。傅璇琮先生挂帅任研究会会长和法人代表,蔡义江、禹克坤等古典文学专家担任副会长,周振甫、苏仲翔、卞孝萱、冯其庸、霍松林、程毅中、袁行霈、韩兆琦等古典文学研究大家担任顾问。(笔者当时忝列研究会秘书长,协助傅先生工作)当时傅先生拟定的研究会宗旨是:“在‘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方针指引下,以弘扬祖国民族文化、继承古代文学遗产为目的,团结全国从事古典文学教学、研究、出版工作的各界人士和海内外朋友,在国内外普及古典文学知识,传播优秀古代文学作品,发扬光大中华民族文化传统,研究古典文学的创作经验作为今天新文艺创作的借鉴,提高人民群众的文学艺术修养和审美情趣,为提高全民族的文化水平,为祖国的精神文明建设作出应有的贡献。”研究会成立后,以傅先生的学术威望为号召,联络了一大批国内的古典文学研究者,老中青三代专家皆有。同时,在陕西人民教育出版社和赵喜民社长的大力支持下,开展了一系列活动,如召开学术研讨会,编写出版古典文学普及读物,与有关机构合作主办传统文化论坛,联系古典文学研究者沟通学术信息,等等,在社会上产生一定影响,并受到古典文学研究界的关注与欢迎。而这一切,都是傅先生领导有方的结果。

  此外,从1992年起,傅先生还担任中国唐代文学学会会长,除专注学术研究之外,也注意古典文学的普及问题,为此做了不少有益的工作。在唐代文学学会之下,还先后成立了王维研究会、韩愈研究会、柳宗元研究会、李商隐研究会等,为中国古典文学研究和普及工作做出了重要贡献。后来,唐代文学学会同仁称赞傅先生是“学会领导人中,任职时间最长,投入精力最多,工作最有成效的一位”。

  傅璇琮先生对于中国古典文学研究的学术贡献,自不待言,学术界早有定论。著作等身的傅先生,对于古典文学普及类读物亦情有独钟,十分重视,曾亲自担任多部此类出版物的主编,身体力行普及中国古典文学。

  1987年前后,傅璇琮先生和我及其他几位同道,共同策划了《中国古典文学少年启蒙丛书》,交由陕西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当时的赵喜民社长和陈旭万总编辑对此极为重视,组织全社编辑力量全力做好出版工作,使这套总计三十册、达三百多万字的大型古典文学普及丛书在五年內出齐,奉献给广大社会读者。

  这套丛书系统、全面、准确地介绍源远流长的中国古典文学,从古代神话到《红楼梦》的所有文学样式和文学名著无一遗漏,堪称大全。且丛书体例创新具有普及性,在作品原文外,还有注释、翻译和赏析;对于一些文学样式和体裁,如词、曲、赋等,另有专文说明其特点、形式及价值。对于一些长篇小说,如《红楼梦》等,虽不能收录全书,但遴选了书中精彩章节并加以注评,同时,在各章节之间用故事梗概引语串连,使读者仍可以从各章节的联系中一窥全豹。

  更为重要的是,这套丛书具有科学性和权威性。正如傅先生在“序言”中所说,这套丛书的学术顾问不是挂名的,他们一字一句认真审阅了全部书稿。因此,这套丛书无论是选目,还是注释、赏析,都可称无懈可击。入选的作品皆为千古名篇,评、注、译均准确、科学、生动。丛书堪称精品,是同类出版物中的佼佼者。

  对于这套丛书,傅先生倾注了大量心血和劳动,从策划选题到审定选目,从约请学术顾问到组织顾问审订书稿,直至最终统稿,傅先生亲力亲为,善始善终,最后得以出版问世,并成为一套经得起历史检验和读者推敲、权威而可靠的古典文学普及读物。

  当年这套丛书由赵朴初先生题写书名,亦属珍贵。同时,在丛书出版前后,得到时任国务院古籍整理出版规划小组组长的匡亚明先生首肯,指定丛书列入《中国古籍整理出版十年规划和“八五”计划》。(随便说一句,此书后来历久不衰,2007年由泰山出版社更名《阅读中华经典》重新出版。目前,这套丛书已更名为《中国古典文学普及丛书》,正由有关出版社组织重新出版。)

  除上述这套丛书外,傅先生还担任了多部此类古典文学普及丛书的主编或学术顾问,大概有:《中国古代小说珍秘本文库》(主编,三秦出版社1998年版)《中国古代禁毁小说文库》(学术顾问,太白文艺出版社1996年版)《中国古典诗歌基础文库》(主编,浙江文艺出版社1996年版)《中华古诗文名篇诵读》(主编,三秦出版社2000年版)《三字经修订版》(主编,人民教育出版社2008年版)《中国古代诗文名著提要》(主编,河北教育出版社2009年版)《中国古典散文精选注译》(主编,清华大学出版社2009年版)《智品阁书系》(合编,万卷出版公司2009年版)《阅读中华国粹经典》(主编,泰山出版社2012年版)《中国古典诗词曲选粹》(学术顾问,黄山书社2018年版)《中国传统文化基础教材》(主编,泰山出版社2014年版)。

  除此之外,傅璇琮先生还给诸多古典文学普及读物撰文作序或撰写书评,以扩大这些出版物的影响。傅先生晚年曾编选了收入自己文章的《治学清历》和《学林清话》二书,其中除一些学术论文外,为他人著作所撰序言和书评,以及自著或主编之书的序言、前记、跋语等文章占绝大部分。这些文字许多都涉及古典文学普及类读物。如《李白在安陆·序》《唐诗百科大辞典·序》《天台山历代诗选·序》《宋词三百首新译·序》《名家彩绘四大名著·序》《浙东唐诗之路·序》《宋人绝句选·序》等等。至于傅先生在相关报刊上为一些古典文学普及读物撰写的书评亦有不少,由于篇幅所限,这里不一一列举。另外,傅先生自己主编的古典文学普及类丛书,一般都是他亲自撰写序言或前言。

  傅璇琮先生晚年,曾担任原北京智品书业有限公司(现崇贤馆图书公司)学术顾问多年。在他的主持和推动下,该公司致力中国古典文学普及读物的出版,推出了不少像《智品阁书系》等中国古典文学名著的评注及白话翻译本,在社会上产生一定影响。

  傅璇琮先生是浙江宁波人,他始终关心家乡的文化建设,为传统文化及古典文学在家乡乃至全国的传承和普及贡献良多。

  1993年,中国唐代文学学会和新昌唐诗之路研究社举办“唐诗之路学术讨论会”,傅先生与会发起“浙东唐诗之路”的研究活动。此后多年,傅先生不仅撰文阐述“浙东唐诗之路”的学术价值,还为普及性读物《唐诗之路系列丛书》题词“唐诗之路”,并为《唐诗之路唐诗总集》等著作题写书名。由于傅先生的大力推动,“浙东唐诗之路”研究更具普及性和大众化,转向与文化旅游相结合的模式,以至中央电视台为此拍摄播出了《唐诗之路》纪录片,为古典文学普及在大众化方向发展做出了可贵探索。

  2007年,在傅先生的推动下,宁波市鄞州区委、区政府联合《光明日报》国学版共同启动新版《三字经》修订工程。傅先生认为,修改那些明显落后于时代的词句,进一步挖掘中国传统文化的深层内涵,把更能体现中华民族人文精神精华的因素加以梳理和提炼,并以生动自然的韵语表现出来,这样,既能为今天的人们特别是孩子们提供一个既充分保持传统文化的魅力,又能体现出新时代精神。为了更好地完成修订工作,他亲自担任编审委员会主任。经傅先生等学者的共同努力,2008年4月,新版《三字经》由人民教育出版社顺利出版。

  从2006年开始,傅璇琮先生向宁波著名的古代藏书楼天一阁捐赠图书。仅在天一阁举办的第三届中国藏书节上,傅先生首次捐赠图书达七十七种,共二百六十九册。这些图书以他的个人著作和主编图书为主,还有珍贵的手稿和文化名人赠本。从此傅先生坚持向天一阁赠书,直至他逝世为止。初步估计,赠书已有数百种,达千册之多。除此之外,傅先生还主编《中国藏书通史》一书(宁波出版社2001年版),为中国藏书文化建设和普及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做出了积极贡献,亦为家乡宁波做成一件文化盛事。

  傅璇琮先生在古典文学研究和古籍整理出版领域耕耘数十年,成就斐然,贡献巨大。他对这两个领域不仅有宏观视野,亦有微观认识。尤其对中国古典文学研究与普及的关系更有独到见解,他认为,古典文学的普及“应当说将更进一步把久远的文化同现代人的距离拉近,让我们贴近一个源远流长,光辉灿烂的文化天地”。

  今天,在国家更加大力倡导弘扬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大背景下,我们回顾傅璇琮先生对中国古典文学普及工作所做的积极努力和重要贡献,不无现实意义和引领作用。让笔者以傅先生在《中国古典文学少年启蒙丛书》序言中的一段话来说明:“在古典文学界,除了专门论著之外,还应作大量的普及工作。我们应当力求用通俗、生动、准确、优美的文笔,向广大群众、广大青少年介绍我国丰富的文学遗产,介绍我国数千年的历史长河中涌现出来的众多优秀作家、艺术家,介绍我们古代作品中的精品,使他们懂得我们民族的文学中自有它的瑰宝,足可与世界各国的文学相媲美,使他们开阔眼界,增长见识,提高文化素养和审美趣味。这对于培育爱国主义思想,加强对祖国和民族的爱,提高道德情操,丰富精神文化生活,都会起很大的作用。”

  傅先生的这段话,精辟阐明了中国古典文学普及工作的重要作用。傅先生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他穷尽一生,为中国古典文学的研究和普及工作贡献了全部智慧和心血。这也是世人,尤其是与他交往共事过的我们永远怀念他的原因。

(来源:《 中华读书报 》( 2018年10月17日 15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