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业界动态

上海交大整理出版日本《玉篇》文献大成 发布时间:2018-9-6 15:00:57   作者:冯 勤  

  上海交通大学海外汉字文化研究中心主任王平教授主编的《日本明治时代汉文辞书汇刊 · 玉篇卷》,于2018年6月由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正式出版。全书共收入日本明治时期出版的《玉篇》类汉文辞书57种,全套影印出版,共66册,凡41152页。此次整理出版的日本《玉篇》卷汉文辞书文献收录对象为日本明治时代以《玉篇》(或称《玉编》)为名的辞典。收书按照出版年代编辑,起于明治二年(1869),止于明治三十四年(1901),大致反映出该时期《玉篇》类辞典的成书与出版情况。每种书前附有简单提要,用以介绍本书版本信息及全书大致内容。本书是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韩国传世汉字字典文献集成》(项目号:14ZDB108)阶段性成果。编写中得到日本东京国立国会图书馆和早稻田大学图书馆等资料支持。
  日本汉文辞书资料在日本散见别藏,在国内更鲜获见,学者们了解不多,参考不易,使用不便。本次日本《玉篇》卷文献是从日本众多图书馆收藏中访寻所得,备尝艰辛,弥足珍贵。大多信息、资料不为汉学研究者了解,堪称是一次“新资料的大发现”。6月30日在上海交通大学召开的“东亚文化圈古辞书研究”国际学术研讨会上,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总编辑李广良、古籍文献部主任冯勤一起向学界、图书馆界发布这套新书。与会学者中,郑州大学汉字文明研究中心主任李运富、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王贵元、华东师范大学刘志基教授、湖南师范大学蔡梦麒、韩国汉字研究所所长河永三、上海交通大学人文学院院长杨庆存等教授一致认为这批日本《玉篇》卷文献的集中出版,以其首示性、丰富性、完整性、系统性等特点,弥补国内收藏机构的馆藏空白,弥补学者研究的遗憾,并能大力推动东亚汉字圈文化研究的深入开展,对于汉文化及汉字的传播、东亚汉文辞书编撰史、东亚中文概念史等研究都提供了最宝贵的第一手资料,对于重塑以汉字汉语为纽带的东亚文化、梳理中国国学历史传播的脉络、整理“一带一路”上的汉字遗产等具有重要意义。
  以《玉篇》命名字典,源于中国。成书于南朝梁代的《玉篇》是继中国第一部小篆字典《说文解字》之后的第一部楷书字典,《玉篇》是中国文字学史上里程碑式的著作。对《玉篇》的整理与研究,是对使用了两千多年楷书汉字形音义历史的系统整理与研究。《玉篇》不仅是中国辞书编纂史、文字发展史研究的重要坐标,还对东亚汉字文化圈产生过深远而广泛的影响。明清以来,日韩学人,为适应本国汉字汉语教育,或仿照《玉篇》体例,或借用《玉篇》名称,编纂了大量的汉文字典。《玉篇》已经成为汉文字典的代名词。我们将日本汉文辞书名称中有“玉篇”(或作“玉编”)的字典,统称为《玉篇》类字典。
  日本明治维新后,对汉文经典的学习与研究并未中断,该期汉文辞书字典的需求量日益增大,致使日本迎来了历史上第一个汉文辞书字典编撰高峰期。经调查发现该时期日本学者编写的汉文辞书达197余种,而以《玉篇》命名的汉文字典多达57种。日本明治时期“玉篇”类字典在体例上虽然祖法中国的《玉篇》《康熙字典》,但是其具体内容注意结合实际,订正前人编纂《玉篇》之讹误和不足,为了当时学习汉字者服务。另外还有一大批《玉篇》字书具有明显的时代烙印,注重吸收当时常用字及异体字,收字训释注意与当时政治国策、思想风潮相结合。
  东亚文化圈有着共同使用汉字编纂汉文字典的历史,这种持续的学术交流带来了丰富的文化积淀。作为东亚汉字文化遗产的汉文字典影响深远,价值重大。字典往往是一个民族精神文化和物质文化的缩影,而日本《玉篇》类字典更是跨语跨域跨文化背景下,汉字、汉文化在日本传播的记录。故要研究汉字传播历史,研究汉文辞书传播历史首先就要理清东亚《玉篇》类字典编写历史及内容。可以说,从《玉篇》资料入手,我们不仅可以掌握古代东亚对汉字的使用情况,也可以了解汉文及日汉字典的编写历史。
  日本至明治时代,汉籍出版仍颇为兴盛。上海交通大学海外汉字文化研究中心有鉴于此,从中选出汉文辞书之精华编成汇刊,根据内容分卷整理出版。“《玉篇》卷”出版之后,还将继续推出“公文卷”“译语卷”“作文卷”“蒙求卷”“曲辞卷”“史地卷”等。
  (《日本明治时代汉文辞书汇刊 · 玉篇卷》(全66 册),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2018 年6月出版,定价:49800.00 元)


 

(来源:古籍新书报 2018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