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业界动态

许逸民:“古籍整理图书”应该如何区分类别(中) 发布时间:2018-6-11 10:41:50   作者: 许逸民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IzMjExOTk3MQ==&mid=2650635180&idx=1&sn=431ec61b1d281a15066e0226d49e7145&chksm=

f0901060c7e79976c6ed6bbfaa6e21c0992318b7df5987dde2e0dce829eb4645cb744c428612&mpshare=1&scene

=23&srcid=0608SvRJSVgJTSc0UjJPzPd2#rd

图书分类法由六分法到四分法的创立,以至发展成为主流,再由突破四分法而走向七分法、五分法等多样的图书分类法,再到现当代图书馆学界试图按现代学科分类重新分合归并古籍的类别,以致形成各种分类法并存的局面,这说明中国的图书分类法始终处于发展变化之中。四分法虽然可以称为发展的主线,但它掩盖不了多元化分类法存在的本质内核。究其发展变化的主要动因,应该说主要植根于时代的要求。图书分类法一定是和当时的学术思想体系相适应的,也就是说它必须跟上时代前进的步伐,然后才能发挥它考镜学术源流,“即类求书,因书究学”的社会功能。


——中华书局编审 许逸民    

 

总体思路和类目框架 

【接6月6日微信内容,本微信公众号(guyiyinghua)发布内容有删节】关于什么是“类目”,现今的高等学校文科教材中,有一门图书分类学的课程是这样说的:“类目是构成图书分类体系的基本单元,一个类目就表示具有某种共同属性的一组图书资料。”(周继良主编《图书分类学》,武汉大学出版社2000年版,第15页)。根据这个定义,可以说“具有某种共同属性的一组图书资料”实际上是代表着某一种学科。我国由政府部门领导编制的《中国图书馆图书分类法》(简称《中图法》,1975年10月由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正式出版),是当代学科分类的最具权威性的版本,它共设有22个大类:(1)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2)哲学;(3)社会科学总论;(4)政治、法律;(5)军事;(6)经济;(7)文化、科学、教育、体育;(8)语言、文字;(9)文学;(10)艺术;(11)历史、地理;(12)自然科学总论;(13)数理科学和化学;(14)天文学、地球科学; (15)生物科学;(16)医药、卫生;(17)农业科学;(18)工业技术;(19)交通运输;(20)航空、航天;(21)环境科学、劳动保护科学;(22)综合性图书。这22个大类目等于将现代的学术分成了22个学科,这22个学科就是我们按学科思路为《总录》确立大类目的前提。

联系到我国的社会政治发展史,尤其是自然科学发展的历史状况来看,我们要想把古籍划分出“自然科学总论”、“化学”、“地球科学”、“生物科学”、“工业技术”、“交通运输”、“航空、航天”、“环境科学、劳动保护科学”等类目显然是不可能的。即使像“社会科学总论”、“政治、法律”、“经济”、“体育”等文史方面的类目,对于古籍来说也是难以截然分立的。至于“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这样的类目,不必说又已超出了古籍的范围。因此,按照学科划分类目虽然是不可动摇的原则,我们却不能一切照搬《中图法》,只能在我国传统书目的基础上,结合现存古籍的实际,参考《中图法》有关的学科分类原则,另外确立合适的类目。
  
再从我国历代古籍书目看,如果我们现在一味地因袭守旧,不思突破,也是会有问题的。前面讲到古籍书目流变时,已经可以看清楚,我国古代的书目,包括晚清张之洞的《书目答问》,一概都是尊经法古的产物,四部分类法的首位都是经部,这似乎已是天经地义的事。而在现代的学科体系中,尽管还有研究经学史的专门学问,但早已不存在可以独自成家的所谓“经学”了。原来“经部”收录的“易类”、“书类”、“诗类”、“礼类”、“乐类”、“春秋类”、“论语类”、“孝经类”、“小学类”,依据当前的学科划分,有的已归入哲学,有的已归入史学,有的已归入文学,有的已归入艺术,有的已归入语言学。传统书目为儒家经典专设部类的做法,在古籍整理图书的分类法中理应遭到淘汰。
  
此外,还有一点,按说所有类目的设置都应该遵循辨义立类的原则,也就是完全依据图书内容的学科类别设置类目。然而图书的内容和品类过于复杂,很难将这一原则贯彻到底。所以,传统古籍书目在辨义立类的同时又采取辨体立类,也就是参照图书的体裁设置类目。例如,《四库全书总目》子部有“谱录类”,收录器物、食谱、草木鸟兽虫鱼等内容的书。四库馆臣对设置这一类目颇为自矜,在小序中首先历数前人之非:“《隋志•谱系》本陈族姓,而末载《竹谱》《钱图》;《唐志•农家》本言种植,而杂列《钱谱》《相鹤经》《相马经》《鸷击录》《相贝经》;《文献通考》亦以《香谱》入农家。是皆明知其不安,而限于无类可归,又复穷而不变,故支离颠舛,遂至于斯。”然后才道出了自己的发现和选择:“惟尤袤《遂初堂书目》创立‘谱录’一门,于是别类殊名,咸归统摄。此亦变而通矣。今用其例,以收诸杂书之无可系属者。”殊不知这样一来便彻底打乱了辨义立类的原则,仅凭书名中有“谱”字“录”字即予选录,遂使这一类变成了内容驳杂、有书无学的杂货铺。对于四库馆臣这种强作解事的卤莽灭裂之举,我们不惟不能师法,还应当给予批评。其实“谱录类”中诸书,根据现代学科分类,问题也不难解决。其中有关考古的书,完全可以归入“金石类”;有关种植、养殖的书,完全可以归入“农家类”;有关器物制作的书,完全可以归入“工艺类”。由此可见,对传统古籍书目所采取的那种辨体立类的做法,我们也要有所扬弃。

总之,在考虑古籍整理图书的类目划分时,我们一则要以现代学科分类作为出发点和主要依据,一则又要对历代古籍书目有所借鉴和扬弃,正是在这两个前提下,我们拟为《总录》设置如下十大门类,即:(1)文学类;(2)语言文字类; (3)文化艺术类;(4)历史类;(5)地理类;(6)哲学类;(7)宗教类;(8)科学技术类;(9)综合参考类;(10)普及读物类。这十个门类实际上就是我们通常所讲的文、史、哲三大学科的扩展。我们甚至可以说前三类属于“文”;第四、五、八三类属于“史”,所以要将第八类移后而与“文”、“史”、“哲”并列,只是为了给以突出的地位;接下来第六、七两类属于“哲”。第九类是兼综文史哲的工具性质的书,同文史哲是互相交叉的。
  
惟有第十类称为“普及读物”,和前面九类以学科划界有别,而且普及读物也完全可以分拆,各入其类,为什么要单独设类呢?这是因为此事本身关系着古籍整理工作的大局,有一个政策性问题。1981年9月17日,中共中央下达文件发布关于整理我国古籍的指示,高度评价古籍整理工作的重要社会意义,指出“整理古籍,把祖国宝贵的文化遗产继承下来,是一项十分重要的、关系到子孙后代的工作”,同时特别强调“整理古籍,为了让更多的人看得懂,仅作标点、注释、校勘、训诂还不够,要有今译,争取做到能读报纸的人多数都能看懂”。按照这一指示,国务院古籍整理出版规划小组于1982年制定的《古籍整理出版规划》(1982—1990),特别设置了与文史哲并列的“今译”部分。我们现在所拟定的“普及读物类”就相当古籍规划中的“今译”部分,它是古籍整理事业中所包含的普及工作的标志。我们设想,凡属今人的选注本、选译本,均当归入“普及读物类”。这样做既表明我们对此项工作的重视,也表示我们将此事进行到底的决心。

在十大门类之下各设有数目不等的子目,例如,文学类下有丛编、总集、别集、诗文评、词、戏曲、小说、资料汇编共8个子目;语言文字类下有文字、音韵、训诂、语法、资料汇编共5个子目;文化艺术类下有教育、书画、音乐、器物、饮食、杂占命相、游艺、资料汇编共8个子目;历史类下有纪传、编年、纪事本末、杂史、典章制度、军政、诏令奏议、传记、史评、笔记、金石考古、资料汇编共12个子目;地理类下有总志、方志、专志、水道水利、时令、山水志游记、中外交通、边地民族、资料汇编共9个子目;哲学类下有易学、周秦诸子、儒学、理学、资料汇编共5个子目;宗教类下有佛教、道教、其他宗教共3个子目;科学技术类下有农学、医学、算书、天文历法、工艺、资料汇编共6类;综合参考类下有类书、丛书、目录提要、版本、索引、辞书共6个子目。这些子目名称是参考传统书目(主要是《四库总目》)加以改造而成的,之所以和传统书目有些贴近,一方面是考虑到人们约定俗成的看法,另一方面也试图借此在传统古籍类目和当代古籍整理图书类目之间构筑互通的桥梁。

许逸民著作《古籍整理释例》(增订本)

 

中华书局▪古逸英华
强毅 | 专一 | 前进

(来源:古逸英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