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业界动态

全面呈现古汉字各时期字形典型样本——“古汉字字形表系列”出版 发布时间:2018-4-8 10:26:11   作者:黄德宽  

  汉字理论与发展史是一项基础性研究课题。作为自源的古典文字体系,汉字历史悠久,内涵丰富,系统复杂。在开展课题研究时,我们曾设想在以下方面有所创新并取得进展:一是进一步归纳和揭示汉字的结构类型,重新阐释汉字的构造理论及其功能;二是更客观地描述汉字形体的特点及其发展变化,揭示汉字形体发展演变的基本规律;三是划分出汉字发展演进的历史阶段,并对各个阶段汉字构形、形体、使用等情况作出准确的判断;四是建立观测汉字发展历史的理论构架和衡量标尺,以便更准确地描述汉字的发展演变历史;五是形成比较符合汉字实际的文字学理论体系和有关专题研究的新成果。这些设想在《古汉字发展论》的“前言”中我们曾经提及。显然,要实现上述理想目标绝非一日之功,需要做出长远规划并分阶段开展研究工作。随着研究工作的有计划推进,围绕上述目标我们已经取得了一批预期的研究成果。由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的这套古汉字系列字形表,就是这些阶段性成果的一部分。
  中国文字学研究有着悠久深厚的传统,先秦两汉时期就逐步形成汉字构形分析的理论和方法,那就是“六书”学说。东汉许慎《说文解字》是两汉文字学理论和实践的结晶,它的问世确立了传统文字学的基础和发展方向。传统文字学不仅重视汉字构造及其形音义关系的阐释,也十分重视汉字使用情况的研究,这与传统“小学”形成的背景密切相关。传统文字学研究文字的目的是“说字解经谊”(《说文 · 叙》),“以字解经,以经解字”是经学家和文字训诂学家的不二法门。在汉唐经传训释和历代文字学著作中,保留了极为丰富的分析汉字字用的资料,“通假字”、“古今字”、“正俗字”等概念,都是前人分析字用现象形成的认识成果。百余年来,文字学研究取得了重要发展,尤其是甲骨文等古文字新材料的发现,极大促进了汉字形体和结构的分析,以汉字形体结构为研究重点的“形体派”,遂成为文字学研究的主流,而文字学界对前人字用研究的成果和传统却有所忽视。
  我们认为,汉字发展史的研究,要在继承和发扬文字学研究传统的同时,以现代学术视野来确定研究的理论、路径和方法。汉字发展史研究的首要工作,是要确定好观测汉字发展的理论构架,因此,我们提出要从汉字结构、形体、使用和相关背景等维度,全面考察汉字发展的各个方面,进而揭示汉字体系发展的基本走向和运动规律。其次是要以断代研究为基础,在科学划分汉字发展历史阶段的基础上,对不同阶段汉字进行深入的断代研究,以理清不同时期汉字发展和使用的全面情况,从而为汉字发展研究奠定坚实的基础(见《古汉字发展论》第十七至十九页)。
  不同时代的文字使用现状及其变化,是不同时代文字发展的真实记录。在开展汉字发展史研究时,只有通过对这些用字现象的深入考察,才能更好地认识汉字体系在不同时代的发展演变。这就是我们之所以提出从结构、形体、使用三维视角,来观察汉字发展的一些理论思考。与此同时,任何文字体系的发展,又都不能脱离其时代的变更和发展,只有对文字体系发展的时代背景有了深入而全面的把握,才能真正揭示各种文字现象产生发展的历史动因。因此,严格意义的汉字断代研究,应该包括上述几个方面。
  在开展汉字发展史研究过程中,我们尤为重视字形表的编纂工作。字形表的编纂虽然只是从形体结构对某一时代的文字状况进行全面清理,并不是断代研究的全部,但无疑却是最基础性的工作。这套古汉字系列字形表,以出土文献资料为依据,对殷商、西周、春秋、战国、秦文字进行了断代清理,较为全面地呈现出古汉字阶段各个时期字形的典型样本。与编纂文字编的宗旨不尽相同,字形表主要是为了全面系统地展现古汉字各个时期形体结构的特点和实际面貌,展示和验证不同时期汉字体系的发展。因此,各字形表在编纂时,不仅注意努力做到收字全面,释字准确无误,对异形异构字做到应收尽收,而且更加重视选取形体结构的典型样本,并尽可能地标识其时代和区域分布。我们希望通过编纂古汉字系列字形表,能为汉字理论与发展史研究打下坚实的材料基础。
  这套古汉字系列字形表的编纂经历了较长一段时间,在纳入汉字发展史研究计划之前,有的编著者实际上就已经开始了相关工作。在启动“汉字理论与汉字发展史”课题后,各字形表的编纂工作也随之全面展开。2013年元月,该课题进行结题总结,各字形表初步编成,课题组为此组织了第一次集中审读。此后,根据“汉字发展通史”研究课题的新要求,各字形表进入材料增补和编纂完善阶段。2014年8月,课题组对已编成的字形表初稿再次组织了集体审读,进一步明确和统一体例,对各表中存在的问题提出了具体修改意见。2015年7月,课题组召开了第三次集体审读会。这次会议之后,各字形表陆续进入到定稿阶段。我们之所以多次组织集体审读,主要是由于字形表编纂需要跟踪学术研究进展,对不断公布的新材料、新成果的增补吸收和一些疑难字的处理,都需要集思广益,发挥集体力量。2015年9月至2016年2月,各表修订稿陆续完成交稿,主编对稿件进行了全面审订,并提出修改意见。2016年上半年,完成了修订稿终审,编纂工作遂告一段落。上海古籍出版社收到字形表稿件后,又一次进行了体例的统一和完善。在这个过程中,各书编著者和出版单位都付出了艰辛的劳动。字形表的编纂看似容易成却难,正是由于课题组多年努力,团结协作,相互学习,相互砥砺,才能完成这一艰巨繁难的编纂任务。
  古文字学是一门始终处于快速发展的学科,新材料层出不穷,新成果不断问世。古文字学界一直有着跟踪研究新进展,适时编着各类文字编的良好传统。近年来,利用新材料、新成果编纂的各种文字编不少,这些文字编较好地反映了古文字学界的研究成果,也为字形表编纂工作提供了极大便利,是编纂字形表的重要参考,在此谨向各位文字编著者表示衷心感谢!在字形表编纂过程中,我们始终注意吸收古文字学界新成果,但限于体例,未能逐一注明,谨向有关作者致以歉意并表示感谢!各字形表引用和参考各家成果情况,请参看书后所列“参考文献”以及“凡例”、“后记”所作的有关说明。尽管我们将编纂高水准字形表作为工作的目标,但囿于见闻和学识,字形表中存在的疏忽或错谬一定不少,诚恳期待各位读者批评指正。
  (本文为“古汉字字形表系列”前言,本报刊出时有删节)
  (古汉字字形表系列:《商代文字字形表》,定价:248.00 元;《西周文字字形表》,定价:228.00 元;《春秋文字字形表》,定价:238.00 元;《战国文字字形表》(全3 册),定价:698.00 元;《秦文字字形表》,定价:248.00元,上海古籍出版社2017 年8 月出版)
  

(来源:古籍新书报 2018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