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业界动态

灵均出高阳 万古两苗裔——《屈大均诗词编年校笺》出版 发布时间:2018-2-2 10:29:16   作者:聆 漪  

  【按语】由上海古籍出版社精心打造的《屈大均诗词编年校笺》一书,作为“中国古典文学丛书”之一种,煌煌五册隆重问世。《屈大均诗词编年笺校》一书,原由中山大学出版社于2000年出版。此次对原书作了大量全面的修订,并标专名线,由上海古籍出版社精审细校后,以崭新的面貌跟读者见面,更名为《屈大均诗词编年校笺》,篇幅也由原来的两册,变成了现在的五册。本书整理者,著名诗人学者陈永正先生在修订后记里提到:“本人在教学和研究过程中,发现一些笺校上的疏漏和错误,也发现一些新的资料,亦认为有必要再作补订。当年参与笺校工作的同事,或年事已高,或已调动,均表示不再参与此事,修订工作只得由本人独力进行。……本人在此基础上校定全书,然后对笺释及编年部分作了相当数量的补充和订正。”《屈大均诗词编年校笺》的出版,堪称诗学界的一大盛事。
  屈大均(1630—1696),明末清初广东著名诗人。与陈恭尹、梁佩兰并称为“岭南三大家”。大均初名绍隆,字翁山,又字介子,自号泠君、华夫,番禺人。其父屈宜遇是位喜爱读书的民间医生,对大均教育督责甚严,“日诵不问何书,必以数千言为率,亲为讲解,弗以诿之塾师也。家贫,每得金,必以购书”。(《先考澹足公处士四松阡表》)大均天资聪颖,读书过目成诵,十四岁能文,十五岁能诗,与同里诸子结为西园诗社。十六岁补南海县学生员,并得到同乡释函昰的介绍,从陈邦彦(陈恭尹之父)读书于粤秀山。这时,大均学到的不仅是词章之学,兼有经世致用的政治军事知识。他在《秋夜恭怀先业师赠兵部尚书岩野陈先生并寄世兄恭尹》一诗中,回忆当时读书的情形,倾吐了自己的远大抱负:“忆昔从师粤秀峰,授经不与经师同。捭阖阴谋传鬼谷,支离绝技学屠龙。小子生年方十五,意气飞腾思食虎。”
  南明永历元年(1647)一月,清兵陷广州。其父告大均曰:“自今以后,汝其以田为书,日事耦耕,无所庸其弦诵也。吾为荷蓧丈人,汝为丈人之二子。昔之时,不仕无义,今之时,龙荒之有,神夏之亡,有甚于春秋之世者,仕则无义。洁其身,所以存大伦也,小子勉之。”(《先考澹足公处士四松阡表》)同年春,陈邦彦起兵高明山中,屈大均从兄士燝、士煌激于义愤,破产从军。时年十八岁的屈大均,身怀捐躯报国之志,也参加了邦彦发动的军事斗争,“予时当一队,矢尽犹争先”(《维帝篇》)。未几,合攻广州,不克。邦彦走清远,据城死守,城破后,不屈而死。国难师仇,在大均的心灵里影响至大,遂坚志不仕。他在《死事先业师赠兵部尚书陈岩野先生哀辞》中云:“有弟子兮后死,曾沙场兮舆尸。抱遗弓兮哽咽,拾发齿兮囊之。愤师仇兮未复,与国耻兮孳孳。早佯狂兮不仕,矢漆身兮报之。”
  永历四年(1650)冬,清兵再陷广州。大均为逃避清廷压迫,乃削发为僧,法名今种,以所居为“死庵”。表示其誓死不为清廷所用之意。实际上,大均投身佛门,是为了隐蔽行藏,等待时机,东山再起。顺治十七年(1660),大均抵会稽,与魏畊等共谋匡复大计。事败后,魏畊被杀,大均避居桐庐,但仍暗中从事抗清活动。后来结识顾亭林、朱彝尊等人,引以为同志。
  康熙十二年(1673),吴三桂率所部抗清,大均上书言兵事。大均的目的,在于匡复故国,而吴三桂却另有野心,大均大为失望,写了《松上兰》一诗,抒发其矛盾和忧郁的心情。后清廷统治稳固,恢复无望,大均就过着半隐居的生活,但坚拒清廷出仕之邀。“兴废久知他日事,清高终立故人朝”(《夜泊大滥作》),始终保持高度的民族气节,不改初衷。中年以后致力于广东的文献、方物和掌故的收集和编纂工作,使岭南文化发扬光大。他撰写的《广东新语》,内容翔实,通俗生动,不愧为乡邦文化的瑰宝。大均晚年生活穷困,靠卖文务农以及朋友的接济度日。著有《翁山文外》《翁山诗外》(含骚屑词)《翁山易外》《皇明四朝成仁录》以及上述的《广东新语》,合称“屈沱五书”。
  大均自称是屈原的后裔,并以“骚馀”为字。在其著述中多次提到屈原与楚辞,自谓“我宗本楚人,宜以楚辞为专家,世相传授”(《三闾大夫祠碑》)。朱彝尊在为屈大均写的《九歌草堂诗序》中说:“予友屈翁山……逃于佛老之门,复自悔而归于儒。辞乡土,涉塞上。走马射生,纵博饮酒。其傥荡不羁,往往为世俗所嘲笑者,予以为皆合乎三闾之志者也。嗟夫!三闾悼楚之将亡,不欲自同于混浊,其历九州,去故都,登高望远,游仙思美人之辞,仅寄之空言,而翁山自荆、楚、吴、越、燕、齐、秦、晋之乡,遗墟废垒,靡不揽涕过之。其憔悴枯槁,宜有甚焉者也。”
  (《屈大均诗词编年校笺》(中国古典文学丛书)(全5 册),上海古籍出版社2017 年8月出版,平装定价: 258.00 元,精装定价: 358.00 元)


 

(来源:古籍新书报 2017年12月)